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港台工會 | 7th Apr 2008 | 感想 | (960 Reads)

「我不喜歡「估領袖」遊戲,不過對我們當下需要一個怎樣的處長卻很清晰。我們需要一位與前線員工擁有共同理念和價值觀的處長,她╱他要有承擔!」

 

認識阿黃是十三年前的事,他是我拍攝《鏗鏘集》的一個個案。那夜,我托著攝錄機記錄了他人生中的一個困局。

 

鏡頭下,在深水一間板間房,他重重地一口一口吸著煙,坐在一角的是他兩個剛從內地來港的年幼兒子,他們的母親仍在內地,還要等十多年才能拿到一紙簽證來港定居。一家團聚,遙遙無期。我的出現,或許是他在困境中的一線希望。

 

上個月中的一個晚上,在深水舊樓天台,《鏗鏘集》和社區組織協會辦了個「鏗鏘三十年」放映會。十三年後,在放映會上我重遇阿黃。他已上樓,住進公屋,兩個孩子都長大了,孩子母親早已來港定居,一家終能團聚。看覑他,讓我明白,面對逆境,需要希望。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