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港台工會 | 26th Nov 2008 | 轉載 | (429 Reads)

原文刊於2008年11月25日明報

法國大餐,多「舊」魚;俄國大餐,多「舊」骨。法國大餐的典故,舉凡麻甩一族都知,至於俄 國大餐那條骨,則要細說從頭。據云蘇聯時期,駐莫斯科的美國大使在外賓餐廳招待美國新來的二等參贊,叫了客俄國大餐,碟邊無端多了一條豬肋骨。冰天雪地, 那參贊胃口大開,最後想拿刀削骨頭上的肉,豈料其硬如石。大使笑謂: 「仁兄, 這是國安部的偷聽器啊!」香港電台是公營廣播機構,也是公共文化機構,我研究香港文化政策史,當然不可錯過香港電台的公營廣播史,香港電台的發展幾乎與香港的自由公共領域的開拓史同步。江湖傳聞要「誅死」港台的《香港公共廣播服務諮詢報告》(二OO七)則是我研究綱領上食剩的最後一塊豬頭骨,然而細味之後,我發現它竟然是一塊燒鵝髀。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