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7th Apr 2008 | 感想 | (960 Reads)

「我不喜歡「估領袖」遊戲,不過對我們當下需要一個怎樣的處長卻很清晰。我們需要一位與前線員工擁有共同理念和價值觀的處長,她╱他要有承擔!」

 

認識阿黃是十三年前的事,他是我拍攝《鏗鏘集》的一個個案。那夜,我托著攝錄機記錄了他人生中的一個困局。

 

鏡頭下,在深水一間板間房,他重重地一口一口吸著煙,坐在一角的是他兩個剛從內地來港的年幼兒子,他們的母親仍在內地,還要等十多年才能拿到一紙簽證來港定居。一家團聚,遙遙無期。我的出現,或許是他在困境中的一線希望。

 

上個月中的一個晚上,在深水舊樓天台,《鏗鏘集》和社區組織協會辦了個「鏗鏘三十年」放映會。十三年後,在放映會上我重遇阿黃。他已上樓,住進公屋,兩個孩子都長大了,孩子母親早已來港定居,一家終能團聚。看覑他,讓我明白,面對逆境,需要希望。

 

今天的港台的正面對困局。已經一年了! 「香港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報告」去年三月出台,可是時至今日,政府還未提交相關的公開諮詢文件,香港電台的前途仍然懸在半空。第二次了!政府降低門檻,再次招聘廣播處長。誰會帶領港台向前發展,過渡新的公共廣播機構?

我們仍要引頸以待。四個月了!香港已經步入數碼電視廣播,但是我們卻要面對資源匱乏,如何發展數碼化,我們仍在五里霧中。

 

政府要檢討公共廣播服務,葫蘆裏賣什麼藥? 「鏗鏘三十年」那晚的放映會,社區組織協會的何喜華在會後討論上說: 「你知道政府高官看過你們的報道之後有什麼評語?他們不止一次對我說: 『你們協會真厲害,港台跟你們配合得真好!』」如果這就是政府內部的思維,葫蘆裏的藥就明顯不過。「提升香港公共廣播服務」只是表層的糖衣,讓公眾容易入口,內裏卻是「怎樣令港台好好地配合政府施政」,公開的說話就是「締造和諧社會」,好讓市民衝口而出: 「對啊!厭倦了爭吵。」實情是,多元聲音變得愈來愈單聲道。

 

特首曾蔭權先生說,處理香港電台的事很敏感,不著急,要小心行事。如果公共廣播服務的諮詢文件是提出把香港電台過渡至新的公共廣播機構、將來的董事局在成立的過程會引入足夠的民主及透明程序,令董事局向公眾問責、新的公共廣播機 構會製定憲章,確立編採獨立自主的原則,我相信如果是這樣的話,對公眾來說並不敏感。因為早在兩間大學(中大、港大)的民調中,公眾已表達了這個意願。既 然如此,為何不早點提出來讓公眾討論,除非文件不是這樣寫,所以要等到九月立法會選舉之後?是的,對某些人士來說的確很敏感。

 

我們要等的不單只一份關係香港電台前途的諮詢文件,還要引頸以待誰會是新的廣播處長。我不喜歡「估領袖」的遊戲,不過對我們當下需要一個怎樣的處長卻很清晰。這裏沒有學歷歧視,「能者居之」大家早有共識,當然這裏的「能者」不是你說我很成功就是了。

 

我們前線員工每天都在實踐公共廣播這個理念,每天都在維護這個價值觀,管他姓甚名誰,出身何處,我們需要一位與前線員工擁有共同理念和價值觀的處長,他要有承擔!這個承擔不是說我會幫你爭取更多資源那麼簡單,這個承擔不是口裏說句言論自由是香港的重要價值觀就算數。

 

在民主社會,尋求共識是太陽每天從東方升起的常理,政府施政運用政治公關手法謀求共識無可厚非,但是,香港電台作 為傳媒的一分子,從來不應是政治公關的工具,它只是一個面向公眾的平台。在這個平台,政府的意見和市民的意見一視同仁,更好的政策可以在這個平台冶煉推 出。民主社會不需要政府喉舌!關鍵問題是如何確保這個平台能夠公平公正,不群不黨,多數聲音和小眾意見機會均等,真正面向公眾。只聞樓梯響而不見影的公共廣播服務諮詢文件會有這樣的論述嗎?個多星期前,由全民選出來的台灣總統馬英九,一臉謙恭,在當選記者會上說,期望傳媒一如既往評彈政府。聯想到香港,聯想到2017,令人深思。

 

港台今日面對的困境是看不見前路,領頭的還未見蹤影,更甚的是他會如何帶路?在荒野中被陰乾是貼身的威脅。

 

我們前線員工就在這樣的氛圍下,每天依靠一個信念向前踏步,唯一能依仗的,就是市民的支持,好讓我們懷住希望,繼續公共廣播

 


[1] 鏗鏘集加油﹗

看了剛過去的一輯鏗鏘集,「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很好﹗

是一股盲目愛國洪流中的清泉﹗
proud of 鏗鏘集﹗


[引用] | 作者 lm | 6th May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