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26th Nov 2008 | 轉載 | (430 Reads)

原文刊於2008年11月25日明報

法國大餐,多「舊」魚;俄國大餐,多「舊」骨。法國大餐的典故,舉凡麻甩一族都知,至於俄 國大餐那條骨,則要細說從頭。據云蘇聯時期,駐莫斯科的美國大使在外賓餐廳招待美國新來的二等參贊,叫了客俄國大餐,碟邊無端多了一條豬肋骨。冰天雪地, 那參贊胃口大開,最後想拿刀削骨頭上的肉,豈料其硬如石。大使笑謂: 「仁兄, 這是國安部的偷聽器啊!」香港電台是公營廣播機構,也是公共文化機構,我研究香港文化政策史,當然不可錯過香港電台的公營廣播史,香港電台的發展幾乎與香港的自由公共領域的開拓史同步。江湖傳聞要「誅死」港台的《香港公共廣播服務諮詢報告》(二OO七)則是我研究綱領上食剩的最後一塊豬頭骨,然而細味之後,我發現它竟然是一塊燒鵝髀。

研究港台廣播史,是重新思考自己和香港社會的成長過程。廣播劇、點唱節目、DJ 熱潮、《十大金曲》、《新聞天地》、《獅子山下》、《鏗鏘集》,然而我最記得的港台製 作是七十年代的《太平山下漫步》,那是繼黃華麒主持的《電話說心聲》之後的香港史上第二個電話投訴節目。歐陽邀請官員解答市民疑難,我當時聞其聲不見其 人,見歐陽的鼻音重,名字雅,又可以呼召官員接聽電話,以為歐陽是英國人,而他的名應是「懿德」,司馬懿的懿字,與港督戴麟趾的名一樣,同是出自《詩 經》。當時「六七暴動」剛過,港英開始民政工作,逐步開放社會,英裔的殖民官很多都識講廣東話,民政官黎敦義(Dennis Bray 及鍾逸傑(David Akers-Jones)就是。我讀小學的時候,每朝都是聽了《太平山下漫步》才出門的,中學則是聽吳明林的《新聞天地》,自覺活在幸福世代之中——每朝都有人為自己做時事匯報,以前是政要的待遇。

 

很久之後,看報紙文章才知道,歐陽義德是華人,是「義」氣的「義」字。他能夠呼召高官,是拜港督的開放政策所賜,也出自個人的勇毅。假如不是當年港台一 個個人的衝鋒陷陣,令一般官員被迫走到陽光之下見市民,令政府領悟到公營電台有理有據的批評反而增加了政府的公信力和官員的責任心,香港的公共領域不會開 放得那麼容易,官民關係也不會那麼親和。由長期的官民衝突、流血鬥爭而得來的自由社會,官民會互相猜忌,公共秩序(如法治)被黨派內耗拖累,這是台灣當下 的寫照。香港的自由社會不是由傳統世族和政黨鬥爭而來的,它是由港英政府因勢利導而主動構築的,由殖民地政府協同市民社會開拓的公共領域。這是七十年代的 政治弔詭——港台、廉政公署和市政局都是這個弔詭的執行者。今日的特區政府不悅港台的批評角色,是特區政府不再秉承繼續開放社會的議程,而港台則因為做公營傳媒做得上了正軌,不能再適應一個在回歸之後自我閉塞的政府了。

 

在七八十年代,《太平山下漫步》以至後來的寫實諷刺劇集、烽煙節目和時事記錄片,是港台在 民眾面前率先協助政府展示公眾問責與行政效率的珍貴時刻,也是香港邁進開明社會的契機。市民理解政府政策及公共服務的程序與準則,便可用平等的身分,與政 府部門接觸,民眾可以見證公平的政府處事方式,令市民熟悉政府程序,敢於申訴,協助政府改善施政,也令香港社會步入現代。投訴、程序、調查、跟進,這些詞 彙都是當年的新詞,見證了the making of Hong Kong's public life,大家敢於正視社會衝突,懷抱熱誠,將之轉化為建設性的力量。

 

廣播劇、DJ 談心、柔情傾訴節目,則令香港人學習將私人情緒衝突在大氣電波中用非殺傷性的方式展露,形成感性的公共空間,學到在現代社會如何向人道歉、分手、剖白、示愛,令香港人的感情生活進入成年期。在電視時代,港台更以世上獨一無二的黃金時段插播方式安排在商營電視台播出節目,帶來新的創意交流,平衡商業電視台的文化品味和社會責任,《獅子山下》、《屋簷下》等節目更是年輕影視人的創意搖籃,充當開拓創意空間的角色。貫串港台歷史的兩條主線,就是開拓公共空間和培育文化創新。

 

後,亞洲很多新興國家、很多進行現代化的政府都希望可以締造公共空間,培育文化創新,都寄託公營電台做這個角色,但往往事與願違。原因是其公營電台欠缺歷史的厚度,欠缺熟悉感和信任感,欠缺一批純熟演繹公營電台角色的人員,欠缺代代相傳的經驗。畢竟,港台是一九二八年開始的公營電台,歷任主管都是BBC 出身,在一九五六年已經躍躍欲試,港督葛量洪準備好立法局諮詢文件,全力支持港台轉型做BBC 模式的公共廣播機構,可惜後來公共財力不足,並且要應付中共政治滲透,港府便保留港台在政府之內,但賦予協助開放社會的角色。港台能夠在七十年代表現得如此勇猛和出色,皆因它早就準備充足。

 

食完港台歷史大餐,審視擺在碟邊的那塊貌似豬頭骨的物體。政府在○六年委任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檢討香港的公共廣播服務。委員會於○七年三月提交報告,建議成立一個全新獨立的公共廣播機構,履行公共廣播的使命。委員會認為香港電台不適宜改組成為建議中的法定公共廣播機構。

 

細味報告書的前部分,它肯定了香港需要公共廣播機構,並以嚴謹的研究基礎,描述了可行的模式,維護民主參與、專業判斷和營運自主,卻不偏袒政府,是難得的左翼之論。後部分論斷港台不宜過渡成為公共廣播機構的論證過程,當年令許多人驚訝,然而卻教我讀出弦外之音,喜出望外。

 

報告書推論,本地的公共廣播節目(港台的節目)不夠多元化,缺乏獨特性及創意不足,港台是政府部門的身分使其獨立性蒙上陰影,也使其節目的公正性受到質疑。但是,它卻指出港台並不擁有自己的電視台或電視頻道,要依賴商業電視廣播機構播送其節目,因此局限其節目產量,令其節目品牌模糊不清,也局限了它的公共廣播角色(段67);又說「運作已八十年的港台,有根深蒂固的架構、詳盡的內部守則及濃厚的機構文化。改組為法定機構勢將帶來顯著的改變,要決定其現有組織架構和運作方式的存廢,殊不容易(段90)」。「簡言之,大幅度改變港台的現狀,必將造成許多實在而難以克服的問題,不利於新的公共廣播機構。因此,委員會認為把港台轉變成為公共廣播機構並非良策,而應組建新的公共廣播機構(段96)」。

 

報告書肯定了港台的悠久歷史和機構文化,但是由於苦無電視播放頻道,以致未能發揮全力。只要賦予港台公共廣播的身分,一切不就是解決了嗎?要從零開始,建立一個全新的公共電台,難道比一個「有根深蒂固的架構、詳盡的內部守則及濃厚的機構文化」的港台容易麼?香港人寧願要一個熟悉而信得過的老實電台,還是要一個即使創意凌厲卻全然陌生的新鮮電台?吃過了「金融創新」的苦頭之後,你要一家有往績可尋的舊銀行,還是創新無譜的新銀行?答案顯而易見。檢討委員會的報告書如此正話反說,豈非一塊燒鵝髀?而且是左邊的。

 

 


[1] Steroids

rise judged equipment credited controlled michael 19th

Steroids | Hictu Steroids | Khaces Steroids | Meemi Steroids

1999 physique method 1977 used require role 1970s


[引用] | 作者 Steroids | 27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