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2nd Dec 2008 | 轉載 | (360 Reads)

原文刊於2008年12月2日明報

特區政府昨天突然改變主意,派遣包機赴泰接載港人回家,這是遲來的喜訊,但仍難以消除當事人以及旁觀者的怨懟憤懣,正如一位被困多天終而平安抵埗的旅客所憤憤質問: 「點解會咁遲?連澳門政府都一早派機接人,唔通我們連澳門都不如!」

為什麼姍姍來遲?政府高官的解釋是,泰國示威持續,政治形勢轉劣,並非短期內所能解決,所以決定出手救人云云;換個角度來理解這番話,便等於說,前天之所以決定不出手,主要因為泰國局勢尚未壞到需要派機。

這很明顯是立不住腳的馬後炮。

 

查考保安局前天舉行的記者會紀錄,當有人問及政府為什麼還不派機,發言高官所提出的理由跟對泰國的政治局勢判斷完全無關,而只是集中於「技術」層面的枝節問題,堅稱既然航空公司已經派出了專機,政府便沒有必要加入,因為效果相同,無謂多此一舉;此外,發言高官又謂,由航空公司向泰國政府申請批文,效率比特區政府好得多、快得多。

 

記者會翌日,有傳媒踢爆發言高官所提理由毫無根據,因為若由政府派機將可一視同仁,不會像由航空公司派機般或有登機先後次序之別,而且,在手續上,申請批文一向須由航空公司提出,不存在政府插手與否的問題;所謂「技術」問題,純屬避重就輕、混淆視聽的無知謊言。

 

對此指摘,保安局沒有任何回應或解釋或認錯,只是於昨晚的記者會上強調基於安全考量而改變初衷,這在在讓香港人看見,特區高官在處理是次事件上,最先是政策判斷失準,然後是虛飾理由失語,最後是迴避責任失信;這是一個「三失政府」,所以,難免讓香港人對這政府失去信心,令香港變成一個集體構成的「四失城市」。

 

特區政府施政,近兩三年來,的確愈來愈走向緩慢遲鈍,宛如體內堵塞了過量的三聚氰胺或三甘油脂,器官受損,沒法對外來挑戰作出妥善而適時的良好反應。泰國救人事件是一例,其他例子尚多,遠的不說,近的不妨問問雷曼兄弟事主吧,他們一定哭着臉告訴你,如果不是他們又上街又示威又衝門又跪拜,財金高官(以及跟財金高官拍膊頭稱兄道弟的某些政黨權貴)可能至今仍以「投資者應該自承風險」為由對事主們不聞不問,甚至仍然涼薄萬狀地自詡「我早就察覺到形勢不妙,並且向市場提出過多次提醒」之類,任由市民自生自滅,欲哭無淚,欲訴無門,到最後,說不定要向內地同胞學習,長途跋涉跑到北京中南海門前上訪,驚動中央也驚動國際,始能獲得高官大爺的一點憐憫關愛。

 

特區政府的所謂「管治」,愈來愈傾向有「管」無「治」,架牀疊屋的法例和組織多如牛毛,禁忌重重,門限處處,但能讓市民感受到有效施政的良方妙計卻少之又少,亂了套,錯了位,慢了速,宛若酒醉行路,拍案驚奇,令人無法不擔心香港前途到底將走向提昇抑或沉淪。

 

若說慢了速,當然又不能不提另一個經典個案:公共廣播政策。

特區政府於整整3 年前煞有介事地找曾在伊拉克戴着防毒面具替觀眾做報道的黃應士擔任「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主席,並拉攏幾位藝術家和知識分子加入,花了7 個月時間,弄出了一份建議報告,但結果,報告出籠,又7 個月了,再7 個月了,繼而又是7個月再加7 個月,紮紮實實地拖了兩年多,當時主責其事的工商及科技局長曾俊華早已步步高陞了,接任者王永平亦早已退休並轉型為「曾蔭權殺手」並且主張全面普選了,再接任者馬時亨亦早已鞠躬道歉數次並以腦生瘤為由提早下台了,一拖至今,到了此時此刻,連工商及科技局亦早已改名了,但仍未見主責其事的劉吳惠蘭對此提出什麼像樣的、認真的、誠懇的政策宣布,那真令人忍不住追問:當初的檢討與研究只是鬧着玩的?

曾俊華當天不是焦灼萬分地說過「公共廣播改革是國際大勢所趨,當務之急」嗎?

 

王永平當天不也緊張兮兮地說過「我們必須設計一套長遠的、開放的公共廣播政策以服務市民」嗎?

 

馬時亨當天不也皮笑肉不笑地說過「我們要讓香港人享受一流的公共廣播服務」嗎?

 

原來都只是說說而已、只是騙騙香港人而已,否則,請問尊敬的曾特首,特區政府到底有什麼理由還不為此着力開工呢?做或不做,特區政府都是避無可避,都是要盡快站出來解畫的,香港電台的騏伯,你說對不對?

 

政府施政是不能避的,更是不應避的,該出手時就出手,無論是包機救人抑或公共廣播,皆須以認真的態度承擔應有的責任,左翼歷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Hobsbawm)便曾如此提醒所有號稱文明開放的執政者: 「政府並不存在『放棄退出』這個選項,就算它們想放棄,也沒辦法。宣布自己對長期的油價趨勢無能為力,這可不是政策(作者按:如同宣布自己對救助滯留港人無能為力,這可不是政策!),因為當事情出差錯的時候,公民們,包括企業經理人在內,可是理所當然的認為,政府可以也應該做點什麼,即便是在人民對政府幾乎不抱什麼期望的義大利,以及大部分選民並不相信政府的美國也一樣。畢竟,這是政府之所以存在的目的。」(《全球化,民主與恐怖主義》,台北麥田,134 頁)對於公共廣播政策,以至對於包括派機救人等諸種問題,其實,除了可問曾蔭權,另一位更該被問的高官是唐英年,但偏偏這是一位史上最沉默、最不見蹤影的政務司長,不知何故,我們甚難有機會看到他挺身站在鏡頭面前,認認真真地、理直氣壯地替香港人提出什麼一些有效政策。

 

甚至,我昨晚努力了兩三個鐘頭,欲透過「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內的相關連結進入「政務司司長辦公室」網頁(www.cso.gov.hk),結果看見的始終是一片空白;一站通原來根本此路不通,虛擬與現實,也真是表裏一致、「天人合一」得厲害啊。

 

(註:不必試驗了,政府的技術人員今早讀到本文,一定連忙把相關連結修復了!)


[1] Weight Loss Steroids for Sale

well grow print current various 1977 fame

Steroids for Sale | Buy Steroids | My Steroids Online | Steroids 51 | Steroids Bookmarks

take split 1999 attempt role line testosterone w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