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13th Dec 2008 | 轉載 | (556 Reads)

原文刊於2008年12月13日信報財經新聞 

鄭經翰先生一月內兩度撰文,從金融海嘯入手,指香港傳媒未能及時向公眾發出警號,進而論及香港電台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缺失,其重點是鞭笞香港電台,並宣稱公營廣播的真髓,就是為小眾服務。從世界公營廣播的發展軌跡來看,鄭經翰先生的論點,是站不住的。

公營廣播的老祖宗,自是英國廣播公司。英國廣播公司的第一任總裁約翰.里思(John Reith),在位十五年,一手確立了公營廣播模式,而且為國人接受,亦影響了歐美多國,他對公營廣播的種種界說,主導了半個世紀,他的一套理論及實踐,也被歸納為里思主義。里思的公營廣播的實踐及理論,基於以下四點:

一、公營廣播訊號必然要覆蓋全國。(換言之,從一開始起,公營廣播就是為全民服務的。)

二、公營廣播要受到保護,不受商業壓力。(公營廣播必需有充足的資金運營,且不憂慮資金的來源,這樣才能抗拒商業的壓力。)

三、公營廣播要處於壟斷地位或絕對的優勢。(今天這個觀點自是不合時宜,可是在上一個世紀三、四十年間政局勢動盪不安,強有力的單一宣傳機器,卻是為民眾及執政者所認可的。)

四、公營機構在教育、娛樂、資訊三方面提供高質素的節目。(這些目標都是以全民為基礎,至今仍是傳媒經營者的圭臬。) 

公營廣播在英國從一家獨大轉而與商業傳媒平分春色,在美國只能成為非主流媒體,這也是有一個時代的發展過程。

二次大戰後歐洲人民對納粹德國及意大利墨索里尼政權的興起,進行了反思。軸心國家利用龐大而有效的宣傳工具,向人民灌輸單一意識,把國家引上戰爭之途。單一的國家宣傳體系,也應負上一定的責任。在這個背景下,人民普遍對政府產生一種不信任感,加上自由主義盛行,執政者也被迫向民意屈服,扶持商業傳媒,公營廣播也被迫把壟斷的地位與商業傳媒分享,產生了互動之勢。

大西洋兩岸,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推行的小政府政策,到了美國列根政府手上發揚光大,列根政府認為,市場就是最好的審裁員,擁有市場的節目就是好節目,沒有觀眾的節目就沒有存在的理據,傳媒素質是好是壞,統統交由市場取捨。在這個指導思想之下,美國的傳媒政策產生了巨大的變化,一向嚴防傳媒壟斷的國策逐步修改,龐大的商業傳媒集團於焉出現。

一九六七年美國國會立法成立的「公共廣播體系」,由於在財源上先天不足,聯邦及地方政府的撥款只能支持一半的開銷,另外一半要另行向社會籌措,每年為了籌募經費,已經把公共廣播體系的人員弄得人仰馬翻。在政府政策主導下,美國的公共廣播始終不能與商業傳媒分享主流傳媒市場,美其名為「小眾服務」,實質是檢拾商業傳媒咀嚼剩下的殘渣,在慘淡經營。

三十年下來,一場金融海嘯,讓我們看出了三十年前種下的禍根。美國傳媒大量集中在大企業手上,傳媒的表現,也以商業準則來衡量,於是傳媒競逐的與大企業所競逐的毫無分別,同樣是以盈利為準繩。收視率、銷量、廣告收益等一連串數字的壓力放在總編輯身上,總編輯也只好把壓力下移,讓其他編輯記者承擔這種壓力,逐步形成了商業傳媒的內部文化,即編務人員作出一個編輯決定時,也要照顧對銷量的影響。

金融海嘯一來,我們清楚看見了大企業少數高層主管的貪婪,他們如何為了追求個人年終豐厚的花紅,不顧一切的把垃圾金融產品包裝;評級機構同樣為了追求更多的生意,也給予垃圾金融產品很高的評級,當美國的金融機構失去了自律及紀律時,美國的傳媒也在高利潤之下沖昏了頭腦,失去了傳媒應有的功能,沒有在危機爆發前向社會發出預警。

誠如鄭經翰先生所言,香港傳媒的確在金融海嘯面前沒有善盡傳媒之責,無需諱言,這當中也包括了香港電台在內。

從學理上以及實踐的理想狀態來看,傳媒的一個基本功能,是對即將可能來臨的自然及人為的災禍,及時發出預警,讓公眾知悉,有所準備。為何香港的媒體在金融海嘯前集體失言?

九月十五日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倒閉,通訊社以「金融海嘯」一詞來形容事態的嚴重性以及全球金融市場即將面對的沖擊,香港傳媒馬上統一了口徑,以「金融海嘯」來描述當下的嚴峻形勢。在這一點上來說,香港傳媒的反應是迅速的,可是在九月十五日以前的種種,卻又是極度不足。

歷來香港媒體對財經資訊的處理態度,除了極少數的嚴肅報章外,長期以來,與處理馬經資訊無異。在股市暢旺時,報紙會增加財經版的張數,又會加聘財經記者;股市下跌,報紙就會馬上減版減人。香港傳媒上的財經資訊是什麼?只要細心一看,不難發現,與馬經貼士專欄分別不大(這樣一說,倒是侮辱了馬經專欄作者,因為他們對賽馬一事是很專業的。)

作為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很早就注意到商業傳媒在處理金融訊息上的種種缺點,香港電台的「一桶金」、「投資新世代」、「E線金融網」正是抗衡商業傳媒缺失的一種嘗試,而不是鄭經翰先生口中的「與民爭利」。筆者是「一桶金」、「E線金融網」節目的「始作俑者」,六年前我們提出的口號,就是「視野更廣、說話更真」,這是有針對性的,也是對自身的要求。

香港電台的財經節目,並沒有賣給任何金融機構,完全是獨立運作,不受廣告商的支配;香港電台的財經節目,沒有被某一位「財經專家」壟斷,我們不斷邀請不同的專家發表不同意見,讓聽眾得到最大的利益,早日在投資上賺到個人的第一桶金,又何錯之有?為何被說成是與民爭利?

香港電台辦財經節目,受到內外交煎,既想體現公營廣播的理念,又怕被抓小辮子,結果在FM頻道上不敢大張旗鼓辦財經節目,只能放在AM頻道上為「小眾服務」,非但未能善用公幣,大眾也未受其利。

傳媒高度商業化所帶來的種種惡果,一場金融海嘯看得清清楚楚,社會不正是需要一個非商業運作的傳媒體系,來作一個平衡、牽制嗎?


[1] Buy Legal Weight Loss Steroids

rise king rich 1980s synthesis used 1999

Steroids for Sale | RoidsMall Profile | Buy Steroids | RoidsMall Foursquare | Steroids Community

major 2008 spread contests effects time substance incl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