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10th May 2007 | 感想 | (2111 Reads)

香港電台公司化之議早於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至92年因「蛋糕焗不熟」而暫告結束;之後港台生死的政治風聲,坊間耳語不絶,反反覆覆,員工二十年來經常處於這種前途未卜的風雨中,但團隊上下始終堅守崗位,埋首工作。

 

公共廣播檢討委員會的報告終於在上月出爐,報告肯定了香港需要比目前更多及更好的公共廣播服務(報告第53),並且詳細勾劃出這個機構未來的架構及規模。對此,我深表贊同,事實上,在委員會諮詢期間,港台提交了建議書,表明以政府部門轉型為公營機構(即公司化)的意向,當中不少建議細節例如管治架構,財政及問責制度大致與報告書相符。然而,對於委員會認為「把港台轉變成為公共廣播機構並非良策」(96段)的看法,我絶不同意;反之,我認為港台轉型成為未來的公共廣播機構,才是最符合社會利益的做法。

香港電台在公共廣播業務上有79年的經驗和歷史,長期提供大量及多元化的電台及電視以至近年的新媒體節目,廣受市民歡迎,根據20065月中文大學傳播學院調查,六成四受訪者表示整體滿意及很滿意港台服務。近八十年的廣播,令港台積累了大量的庫存資料,影音視訊及品牌節目,同步紀錄了香港開埠以來大半頁傳奇。港台本身已是彌足珍貴的公共機構(Public Institution),是香港開放社會的一個品牌,本地公共文化的生命體,反映了香港發展的一種核心價值。

環顧海外經驗,各地行之有效的公共廣播機構若不是開天闢地之時即為一獨立機構(如上世紀二十年代啟播的英國廣播公司),便是由政府部門或半政府機關蛻變而生的公共機構(如日本放送協會、澳洲廣播公司及南韓的韓國放送公社等),就我們所知,印尼的官方電台及電視台已開始向公司化進發;在原有的基礎上發展出一個更完備的機構,是順理成章的發展過程。我相信,一個機構要取信於民,繫於其品牌的建立,而經驗及傳統的承傳,以及專業的團隊,正是當中的肌理。

港台作為香港的公共廣播機構,在國際的業界組織中,已建立相當地位。廣播處長朱培慶是亞太廣播聯盟的副主席;近年來,聯盟多次因為亞太區突發事故而組織會員機構聯合製作跨區特輯,供全亞太區播放,如禽流感、沙士、南亞海嘯等,幾次大家都推舉香港電台為總監製,統籌跨區製作。以機構營運規模而言,港台遠遠如其他眾多參與機構,但是港台就是給區內媒體這份信心,予以重任。這點優勢,同樣得來不易。

再審視委員會報告書列出未來公共廣播「應有之務」的條件(104段),作為標尺衡量目前的港台服務,自問亦處處合度:

(a)   探索嶄新節目類目,激發創意。港台多年來都著力發掘新形式和新題材,近年更加重法碼?推廣文化藝術,今日大家掛在口邊的「集體(共同)回憶」,其實早於2000年始,已是我們幾輯以編年為體的電視系列名稱,同事為香港整理自經濟起飛以來的故舊;西九未議,港台已取材本地,炮製《情迷博物館》及至之後放洋取經的《藝行四方》莫不貼近時論,而先於時事。前年《天下一碗》的攝製隊走訪內地城鄉,以「食」探討中國歷史文化,貫徹一磚豆腐看世界的情懷,豈只單薄的「口感」製作。《青年藝術家系列》是為本地藝壇打氣之作;而《YTV》及《首作影畫》等製作,更由本台資深編導帶領大學及中學生創作,將製作權下放至更年輕的一代。近年進行的種種嘗試,也正好與報告書內198a段,要求節目內容著重人文、藝術、科學和教育等元素相符合。

(b)   為獨立製作人所製作的高素質節目提供播放渠道。香港電台自2000年開始外判節目,分紀錄片及戲劇兩大範疇,年來已經播出了逾百個半小時製作,當中不乏在國際影展中得獎作品。本台提交予委員會的建議書中,我們承諾在若干條件下,大幅增撥資源予外判製作,並提高其播放率。目前正在亞洲電視本港台頻道播放的《8花齊放》,正是以本地動畫創作為主題的外判節目。電台方面,去年以試點形式外判一輯《獅子山下》廣播劇,反應不俗。

(c)    處理各種社會關注的問題,提高公眾的認知。本台紀錄片《鏗鏘集》播出接近三十年,探討過無數題材,敏感課題近如「同志.戀人」,遠如「孩子上戰場」,以及反映校園性騷擾的一輯戲劇「性感校園」,都引起社會熱烈討論;另專題製作的如與外間團體合作的《愛之無盡大地》走訪世界各地的愛滋遺恨,及以放眼國際的《我是地球兒》,以有限資源遠赴湄北金三角採訪販賣女童的血淚故事,又冷門如西進巴爾幹半島拍攝波塞黑內戰後重建之路。電台方面的《思潮作動》,《世界不是平的》等製作,非但不迴避敏感話題,當中更有開拓眼界的有心之作,自信切合報告書在204206段對公共廣播節目的要求。

(d)   在符合經濟效益的前提下,探討所有可播放節目的渠道及科技,以期接觸所有受眾....港台在94年開始新媒體廣播,推出互聯網,所有節目基本上在網上可以一年內重溫;網站也製作大量專題網頁,將節目進一步推廣,目前網站每日的點擊率有2,600百萬。針對年輕受眾方面,在2004年啟播的Teen Power網上廣播,另闢蹊徑,爭取青少年網客。而新媒體廣播的工作大計亦包括將已完成的傳統影音內容重新包裝為網上節目,接觸更多受眾。本台的教育網eTVOnline積極配合課程改革,推出以通識科為主的網上內容,方便教師、學生及家長取用。此外,港台會在公平的基礎上,將節目內容授權外判予更多渠道播出,如3G手機網絡,提升對受眾的服務。

此外,報告書在105段尚提到公共廣播一項極重要的任務:「公共廣播機構應該是備受公眾信賴,為全民服務的匯眾點...發放準確而且權威的資訊事實上,香港電台一直以此為最高的工作準則,員工恪守遵行。自1990年以來,在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五年一度的新聞傳媒公信力調查中,香港電台都一直居於電子傳媒的首位,得到市民的信任。港台內部於1998年頒行《香港電台節目製作人員守則》,這份文件凝錬了過去多代編採人員的經驗,再參考外國著名公營廣播機構和新聞團體的守則寫成,是我們操持公允報道的圭臬,也是我們日後工作的依據。

以上種種,旨在說明香港電台一直以來對公共廣播服務的貢獻,也有能力和決心承擔未來的挑戰。數十年來,香港電台上下均秉持一個工作信念:忠誠地以社會最大利益為前提,為市民提供資訊、教育及娛樂。歲月悠悠,這種精神為香港電台建立了傳統和歷史,換來市民的信任及支持。報告書前言云:「公共廣播服務可提升公民意識,推動多元發展,增加文化活動,以及鞏固自由社會」,與港台今日的使命並無二致,我們希望,可以繼往開來,肩負這項任務。報告書指出目前我們服務不足之處,我們接受並會致力改善,更希望可以在新的發展空間中,滿足社會訴求。

不過,我們明白,委員會對港台轉型為新的公共廣播機構有疑慮,就此可以商榷一下。報告書在96段指「大幅度改變港台的現狀,必將造成許多難以克服的問題,不利於新的公共廣播機構。因此,委員會認為港台轉變成為公共廣播機構並非良策,而應組建新的公共廣播機構。」報告書內文並無詳述這些困難為何,唯根據上文下理,大致是「根深蒂固的架構,詳盡的內部守則及濃厚的機構文化」及員工的過渡(報告書90-91段)。

我大胆理解,「根深蒂固的架構」指政府部門的架構;但政府部門轉型非無先例,醫管局、體育學院等都經公司化程序而成立,只要社會有共識,此等變化並無未能踰越的困難。有論者或以為機構龐大以致尾大不掉,但觀之港台編制,人手連長俸公務員、非合約公務員、兼職和服務提供者,大約逾千,其中長俸公務員不過三百餘,公司化要處理的員工問題根本不大。再者,報告書內已詳列未來的公司架構、董事局、財政及審計的安排,在管治及財政上已有多重監察保證。如果機構由港台經立法而轉制,反而是最簡單易行的安排。

至於員工過渡的困難,報告書著墨較多,主要論據是港台製作人員工會於20063月所做的員工問卷調查。委員會報告書指大部分回應者所表達的清晰意願是維持現有的聘用條件(93段);然而細看這份調查(報告書附錄15),當時有四成五人指願意脫離政府架構,三成二反對,一成未有意向。工會發言人多次指,調查時公共廣播服務檢討才剛開始,兼且員工未見有任何具體方向,調查的結果僅是員工沒有進一步資料之下的意向。

至今,因為政府未開展諮詢,更遑論有任何方案,員工實在是無法表達具體意見,須知聘用條件是任何員工最切身的考慮,每人都有自己的家庭責任要考量,而在沒有任何方案的選擇下(委員會也曾表示不討論港台現狀),要每一位員工不考慮未來薪酬水平,實在有點脫離現實。而因為有些員工希望保有現有的聘用條件而成為港台轉制的「難以克服」的困難,這種觀點,對員工殊不公平。

反之,目前港台的長俸制公務員大約三百餘人,其轉制不足成為整個公司化的成敗關鍵。未來的諮詢應該有港台公司化的方案,並且有轉聘的條件與現有員工商討(選擇?),這種做法,符合政府的銓敘法規,也非大費周章的特別安排。

至於內部守則,港台目前最詳盡的內部守則包括有《公務員事務規例》及前述的《節目製作人員守則》,這兩份文件分別規範員工的工作操守及專業水平,是維繫機構/部門與員工保持良好服務的契約。假如港台脫離政府架構,公務員服務規例固然不再生效,但機構本身仍須與員工訂立適用於公共廣播服務的契約,這點不辨自明,也不是甚麼難關。

最後說到「濃厚的機構文化」,報告書同樣沒有闡釋所指為何,就當是港台在運作時的紕漏吧。事實上,年來經審計署同事的協助和支援,這些在運作上的不足處已經糾正過來,員工更不斷在身為傳媒要行動第一,但作為政府部門則要以章程優先的原則中游走,努力找出最佳的平衡。

最後,作為資深員工,還有幾句話:香港電台公司化之議早於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至92年因「蛋糕焗不熟」而暫告結束;之後港台生死的政治風聲,坊間耳語不絶,反反覆覆,員工二十年來經常處於這種前途未卜的風雨中,但團隊上下始終堅守崗位,埋首工作。

港台有一輛外勤廣播車,服役了十三年,見證了香港無數大事,如青馬大橋通車、回歸大典、特首選舉、領導人訪港,以及每周出勤維園的《城市論壇》。本來年事已高,幾年來因為財絀,未能更換,近年兩度於紅隧死火,幸好救回,可謂鞠躬盡瘁;今年台方終獲撥款購置新車,相信它可於年內退役。車猶如此,人何以堪。

如果說港台有甚麼濃厚的機構文化的話,那就是上下都堅信「The show must go on」!

(作者1985年加入港台電視部公共事務組,現為機構傳訊組總監)

[6] 如何撐? 撐甚麼?

當然, 有人撐, 總比無人撐好, 但要搞清楚市民大眾或 ”撐港台運動” 要撐的是香港電台代表的新聞獨立和言論空間, 不是港台作為一個僱主的存亡. 所以依我所見, 除了工會發起的午間紅絲帶行動能吸引不同 ”工種” 的員工參加外, 兩次 “撐港台運動” 發起的 ”行路上港台” 及”燭光晚會”, 港台員工出席者僅數十人, 新聞及公共事務的編採製作人員更不成比例的多。”燭光晚會”上吳明林指著台下出席的港台人說:”你地都咁少人, 自己都唔支持自己, 點叫人地支持你地呀?”

問得好! 因此, 以下幾點值得工會仝人及各員工三思:
1. 除因時間不便未能出席外, 同事們其實是否支持 ”撐港台” 是為了保新聞獨立? 還是其他原因? 又或許不是不支持, 只是不熱衷?
2. 雖然 ”撐港台運動” 的發起人不是政黨或政治人物, 但出席甚至負責組職活 動者卻不乏這類人士, 若我們”撐港台” 是為了保新聞獨立, 工會是否應考慮組織多些獨立的活動, 如首次的午間紅絲帶行動? 而非(只)參予他們的活動?
3. 我們必需清楚向市民說明, 為何一個由港台過渡而成的全新公共廣播機構,
會比一個非由港台過渡而成的全新公共廣播機構更獨立, 因為撐新聞自由論
者主要針對特首委任, 全新公共廣播機構新聞是否獨立, 和特首委任權有必
然關係, 和是否由港台過渡又有甚麼必然關係呢?

拋磚引玉, 希望集各位智慧回應.


[引用] | 作者 Jace AU | 17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答ZZZZ...

原來如此.

本文原意針對報告書內容逐點指出港台的服務已是委員會對未來機構要求,本擬投稿報章論壇版.

無論如何,多謝閱畢.


[引用] | 作者 陳敏娟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溏心金句

公共廣播委員會報告書:
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


[引用] | 作者 nano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點樣的政府?

CC Lee 說得對,香港怎會有遠(?)景!不過,有人講,有點樣的政府,就有點樣的市民。我就話,有點樣的市民,就會有點樣的政府。我吔要政府做些甚麽、要政府點樣做,我哋可以開聲架!西九如此、皇后碼頭可以如此,港台亦可以如此架!


[引用] | 作者 戲迷情人 | 15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香港怎會有見景呢

中共驚慌得寢食難安;保皇黨為求得寵,不惜抹黑港台--反中亂港電台;特區政府手忙腳亂。香港怎會有見景呢?


[引用] | 作者 c.c. lee | 14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zzzz.....

資料豐富

不過實在很沉悶...


[引用] | 作者 zzz | 14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