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28th May 2007 | 剪報 | (736 Reads)

可憐港台就成了豬八戒,不管如何照鏡子,兩面不是人。作為政府部門,港台應該乖乖,不准批評政府。

一個「撑港台」民間運動,最近辦了一場燭光集會。會上第一個發言的是記者出身的民主派議員劉慧卿。她呼籲港台去掉恐怕得罪權貴的忐忑,停止自我審查。

無名有實的民建聯領導人、兼親中(央)派議員曾鈺成,就在西報撰文,說社會上有這麼個印象,港台「誠屬泛民喉舌」(actually a mouthpiece for the pro-democrats)。類似劉慧卿的話,傳媒人黃毓民也有說。類似曾鈺成的文字,文化人胡恩威也有寫。胡是那個由政府委任,建議「殺台」的公共廣播檢討委員會成員。

可憐港台就成了豬八戒,不管如何照鏡子,兩面不是人。作為政府部門,港台應該乖乖,不准批評政府。但作為廣播機構,港台白紙黑字享有編輯自主。這,乖乖不得了,左右未能逢源,愛港台的人,嫌它做得不夠,恨港台的人,嫌它做得太多。這是港台精神分裂之虞。

港台唯一的出路,是卸下政府部門的包袱,有權喝退前來指點江山,「這句不好那句請刪」的高官,摔掉政治壓力,精神愉快地實踐公共廣播。

真正的公共廣播,並不需要哪個政黨或哪股政治勢力認可。

港台是「泛民喉舌」?周融?吳志森?說港台「親泛民主派」,還不如說港台親民主罷了。上世紀初孫中山先生已說,民主潮流浩浩蕩蕩。民主是普世價值,親民主不應該也不可能是一項罪名。

撑港台,撑的,是這塊老招牌,及裏頭並非一小撮而是一大班的員工,在鋪天蓋地的政治壓力下,鍥而不舍地為香港人製作節目。

撑港台,亦非鼓吹港台原封不動二話不說過渡成新的公共廣播公司。說的並非過渡,而是轉型,甚至是蛻變。八七年至今,我以客串身份出入港台凡二十年,由英殖至特區時代,見港台不住踩鋼線,着着擦邊球。縱有在政治壓力下作出自我審查,港台仍然公信力澎湃,肯定功大於過。

若同意皇后碼頭值得保育,香港電台這塊字號,更值得保留。由黃應士為首的有關報告卻說,香港的公共廣播,必須由零開始,是一張白紙,由港台變身,「並非良策」。

白紙?什麼白紙?眼前香港這種為得政治及商業利益,逢迎政府,討好中央,總之不得罪權貴的傳媒生態,還有哪個傳媒機構以至傳媒人,敢自稱是白紙一張?那份「殺台」報告,先自行以政治論港台,卻又怪責別人把報告政治化。

報告書寫成像個大花筒:新的公共廣播董事局中人,由特首委任;職責包括宣揚「一國兩制」的實施,廣播內容,評論與分析都要劃清界線。評論與分析怎麼分界?這條問題,經本人實踐垂詢,嚇窒大學新聞系教授,嚇死駐港資深洋記者。

那份報告的六位作者,行文有如手持七色板,自行染色,天花亂墜,然後他們要求一張白紙?這份報告的信服力,對許多人來說,不就是零。內容不盡不實,每提到港台就見措詞扭曲曖昧,就是余若薇曾公開批評的「intellectually dishonest」。對這份報告既無信任,亦無信心,就很難只就公共廣播一筆,與之討論下去。

周前曾到立法會旁聽一個以此為題的會議,黃應士等六人均有出席。其中一名叫徐林倩麗的成員說,委員會的「一張白紙,由零開始」建議,是國際上最好的做法。但當給問到國際哪有先例?她答:沒有。事實是,國際慣例是把公營廣播先脫離政府,逐步走向獨立公共廣播。她回應卻是,這過程太慢太長了。但,「循序漸進」,是香港論政天條,港台轉型肯定不會是夕間的事,徐太心急些什麼呢?

請香港人撫心自問,是誰處心積慮,要拔掉港台這口眼中釘而後快?有說,曾蔭權政府要殺台,應該有「更低調和方便的方法」。這個,倒真要請教。How?變戲法嗎?如今曾氏政府大可向北京交代兼邀功:看,有這麼個「獨立專業」的委員會提議,除掉香港電台,有立法會議員,好像包括鄭經翰、曾鈺成等大概都彷彿理解而或將會贊成。

那年黃毓民給封咪,「撑毓民」燭光集會參加者好幾千,如今撑港台燭光集會,人數一百。黃說,港台「唔爭氣」。卻正正是問題所在,港台給特區政府掐着脖子,「揸頸就命」,老是透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