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17th Jul 2007 | 剪報 | (588 Reads)

市面有個民間電台,由曾健成、梁國雄等湊辦,是個地下電台,技術上屬非法廣播。這個,很多人都知,也有很多人不知。

主辦人綽號阿牛、長毛等自然是知的。他們的口號,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曾聽阿牛三番四次地說,香港的大氣電波不開放,所謂自由市場,只得大亨壟斷,他要公然挑釁,之謂公民抗命。

民間電台如此辦街頭論壇,已經多次,議題多屬政治。官方也曾採取行動,包括充公他們的廣播器材。這一次,讓人覺得不尋常的,是警方不單控告主辦人,連受邀嘉賓也牽涉其中,包括港台工會一名理事。

說的,是民間電台在四月二十號於旺角街頭搭起的一個「撑港台」論壇。上周,先透過電話聽阿牛說他收到告票,然後講者之一林旭華發來電郵告知,繼而聽香港電台中人證實同事代表亦得雷同待遇。

都說,politics is perception,政治不離觀感。就此事生出的一項龐大的觀感,是為什麼特別是那一次的論壇受到官府垂注。港台正處存亡關鍵,又一港台員工成為案件被告,外人看來,那個落井下石、「傷口灑鹽」、「趁你病攞你命」的感覺,就非常的重。

觀感不離敏感

當然,觀感也不離敏感,若事件純粹是時間上的不幸巧合,仍然令人不安。由官方實踐的法治,可以是依法而治(rule by law),而非法治精神(rule of law),這是人世許多被統治者的觀感,回看當年香港有如許群情洶湧地反二十三條。統治者大權在握,they practice law, not justice

因此仍然要問,曾出席民間電台廣播的名人嘉賓,不勝枚舉,有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及多個立法會議員,隨便一數就有司徒華、劉慧卿、李卓人,還有蔡素玉,且毋忘本土各式才子的參與。論參與,為何這一次對曾多次公開撑港台的名嘴林旭華,及港台工會代表麥志恒「情有獨鍾」?

港台麥氏一筆,或又再一次考驗港台管理層的處事手法。台長朱培慶「挽艷女遭撞破」一幕醜態,港台頻頻捱打的,是既說那一幕是私事,為何又以公家名義道歉。但,那樁私事純因當事人的公職而起,透過公職強調此乃私事,並無不妥。

「死因」三部曲

朱培慶終因私事而失公職,成了醜聞。或說,此人仕途死於人言可畏,過程分三部曲:傳媒揭秘、輿論審判、人格謀殺。

序幕之傳媒揭秘,卻是大條道理的。眾所周知,港台攬着編輯自主這塊盾牌,不時批評嘲諷政府施政,一直是一枚官方要快快拔之而後快的眼中釘。港台花政府的錢而對領導人不敬,違反「國情」,是一項帶不上法庭的罪名。由董建華至曾蔭權,不時流露的對港台的不快,香港人都已耳熟能詳。

然後出了由政府委任、黃應士領導的殺台建議報告。港台顯然危機四伏,處於新聞風眼。看似不幸巧合地,一大群正在採訪娛樂新聞的記者,與冶遊朱氏碰個正着。

可還記得,在還剛過去的七一大遊行中,最是氣勢如虹的道具,是那一面白底紅黑字,一面印「撑港台」,另一面印「撑普選」的三角小旗?忽聞港台領導在夜裏街頭與女同行,動作奇多,醜態畢露,任何記者編輯,尤其手上有相為證者,不可能不報。縱使霎時未至於成頭版頭條,仍得大大地報。私行是否醜聞,還請讀者定奪。

上世紀初,在新聞學開始發揚光大之際,有美國名記者Walter Lippmann如是解說:「For the most part we do not first see, and then define, we define first and then see……We pick out what our culture has already defined for us, and we tend to perceive that which we have picked out in the form stereotyped for us by our culture。」

換言之,一般人會把新聞與舊事合併,以自身的文化準則先入為主地把事件定性,方再留心事件內容。

依此推理,朱培慶艷女風波繼而展開的一場輿論審判,像是一幕華人社會的道德審查。細看,卻又不像。之前,本地的名人緋聞,有「門外一雙鞋」者,有「十指緊扣」者,都不過是茶餘佐興話題。或說,婚外情與涉嫌嫖妓有別。但本市已開始了請勿歧視性工作者運動。

一種講法是,這次事件即使主角是特首,民陣也未必會發起大遊行要求罷特首的官,因為民陣不以類似事件作道德審查。

若此事屬非道德,那朱培慶為何下台?兜兜轉轉的答案,不離兩個:一、性格控制命運,朱氏過不了自己一關。二、另一關,仍叫千夫所指,指的,是他走避鏡頭的姿勢盡失尊嚴。「寧為人知,莫為人見」不一定是偽君子,上廁所是自然生理,亦是私事,人與動物的分別,是不會隨街展覽。

剃頭者被剃頭

港台的時事製作,不時見刁鑽挖苦,邵家臻說得好,這次,是「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這次抓得最高領導做代表,還看隨之而來媒介對朱的人格謀殺。

問題是,香港人是否「因人定制」?朱培慶「不好」,就否定港台;曾蔭權「好」,就肯定欽點?而根據一股殺台決心,港台有什麼不好,或陸續有來。不幸巧合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