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21st Jul 2007 | 剪報 | (570 Reads)

原文刊於2007年7月21日明報

 

近來,我多了一個拍攝習慣,就是趁天陰未下雨、天氣不穩定之時,致電菲林組,請攝影師拍攝港台外觀,準備日後港台[出事]時使用。我想,天氣灰暗最能表現機構在過去幾年的不明朗變化。

不出所料,風雨飄搖的日子在兩周內降臨,我們的處長因桃色事件申請提早離職,最近又有工會同事涉嫌參與非法廣播被檢控,這可說是港台最壞的歷史時刻。

處長下台:員工士氣受損

我們的處長朱培慶先生酒醉倉皇躲在女人背後,的確難看,事件發生後,部分同事對他一向謙謙君子形象都感到是匪夷所思,有的慨嘆朱生當晚的失措表現,是缺乏經驗所致;有的為處長人到中年,才因冶遊丟官感到惋惜;有的就更直接: 「朱生點解咁唔小心?」我們討論不停,自己有時連用膳也拿報紙,仔細閱讀每則報道。可是,就算港台人有多八卦,也沒想過朱先生會因這次「私事」而退下來。

七月九日,我收到同事發來的電話短訊,說朱先生將召開記者會,宣布申請提早離職。這可說是港台最壞的歷史時刻,當日在場的同事說,場面比九九年張敏儀調職更墟。近年受《公共廣播檢討報告》困擾的港台總算多災多難,報告書沒有肯定港台過去的貢獻,已令員工感到挫折,這次朱先生告別,更在港台人傷口上灑一把鹽。

朱生宣布下台後一天,工會召開大會,在風雨飄搖的日子,我們跟上級見面了。會議沒有什麼宣布,只是交代朱先生提早離職的始末,和上級在整件事上的處理手法。那天朱先生沒有出現,不少同事關心,此刻港台上下應作什麼回應,在公共廣播檢討的頹勢中尋找轉機?有同事說,港台雖變幻,但各人記緊要緊守崗位,工作一切如常,繼續服務市民,不能自亂陣腳。但這是否就是最好的回應?緊守崗位是句鼓勵性說話,但對近年淹沒在是是非非的港台人,說話卻令人感到無奈、無助。在困難的時候,說「一切如常」,顯得我們消極被動、默默接受,港台人有沒有別的選擇?有沒有爭取的權利?可能我沒有上司們的考慮,才膽敢這樣說。

港台:傳媒界中的荒島

處長離開了,港台印象也受損了,大家猜想將推出的公共廣播檢討報告諮詢文件的寫法將會更冒進大膽。另外,桃色事件也給不少傳媒炒作機會,其實現在應該提高戒備,而且港台運動才剛開始,港台人怎能當沒事發生呢?

朱生下台,大眾驚訝之餘,親者痛,仇者快,左派報章趁火打劫,盡數港台不是,八卦雜誌繼續炒作,找Coco 獵奇一番。我對這些輿論感到痛心疾首,但無奈港台像個傳媒界中的荒島,港台人會在自己節目中批評新聞娛樂化,呼叫新聞操守、言論自由價值,但同行卻普遍默不作聲。朱生下台,可以說是香港新聞娛樂化的極至,一班娛記成功「揭秘」,力量大到令官員下台。

這令人更加相信,港台人要化危為機,就要跟市民溝通,不能只吃傳媒專業精神的老本。

電訊局檢控:分化撐港台運動

最近電訊管理局首次引用《電訊條例》第23 條,控告參與4 20 日在旺角舉行民間電台節目的嘉賓「非法廣播」。出席論壇的嘉賓「長毛」梁國雄、資深傳媒人林旭華和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理事麥志恆亦被檢控,坊間批評這次檢控,有針對坊間對《公共廣播檢討報告》發表言論之嫌。而我卻認為,檢控的具體意義,是要分化港台運動。

記得撐港台運動宣布起動不久,民間電台的阿牛曾走上廣播道,給港台送上跌打酒,喻意要替五勞七傷的港台診治,活動很具象徵意義。在港台運動中,阿牛也是中堅分子,燭光晚會、七一遊行,到處也見他的身影。

然而,香港電台跟民間電台,一個高舉菁英專業,一個強調民間發聲,雖然大家在廣義上也支持言論自由,但從未聽過兩者在廣播理念與實踐上作過交流與辯論。所以我一直也很懷疑,民間電台跟撐港台運動能否走在一起?直至最近電訊局首次檢控參與民間電台港台工會代表,民間與菁英才首次共同分享撐同一命運,這對運動是好是?

好的是,這次參與者除了要對自己言論負責,也要對參與民間廣播這種廣播實踐負責,在政府將大氣電波造成被壟斷的情之下,廣播專業如何看民間和社區廣播的貢獻?能否引發更多公民社會對社區廣播訴求的辯論?壞的是,港台運動跟民間電台的蜜月期可能會暫時停止,因為檢控程序一開始,廣播專業與民間電台均要各自盤算,考慮自身的公眾形象與鬥爭路線。

筆者認為,撐港台運動與民間電台能否長時間走在一起,關鍵在於,雙方未來能否互相肯定廣播貢獻成就,才能解決是菁英與民間廣播的根本矛盾。但可以肯定的,是次檢控分化了撐港台運動的團結性。

結論

我想,港台人想藉朱生離任化危為機,當務之急,除了積極參與未來《公共廣播檢討報告》的諮詢外,也要擴大撐港台運動,畢竟關心港言論自由的市民,不只關心港台能否過渡,而是它的蛻變,在於鼓勵多元聲音,連結公民社會,造就多元發聲的媒體生態,而這班市民,正等待港台人的呼喚。

寄望撐港台運動能給市民一個美好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