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8th Oct 2007 | 轉載 | (742 Reads)

原文刊於2007年10月8日信報財經新聞

友莫乃光在網上傳來一套短片,內容是在最近的一個開放日,香港電台如何招呼來訪市民的特輯。製作甚有BBC風采,最是可愛的,是包含的一份濃重的自嘲。一個人、一間機構,以至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若懂得自嘲的藝術,甚至可叫做「最高層次的幽默感」,也就是掌握了人世一份剔透玲瓏,不會錯得哪裏去。

影片中,先見兩名港台主持扮作政府稽查人員,擾攘一番後,一口咬定《城市論壇》屬心理治療項目,替「維園阿伯」消消氣。然後主持到台下與市民打成一片,問的一個問題,是出任新的廣播處長,要有什麼條件?

「對女人沒興趣……」一個帶點尷尬的市民答。

「……《色.戒》?」主持人吳志森與曾志豪相繼接口。

口舌便給?當然。但就把蜻蜓點水式卻又深入民心的技巧,拿捏得恰到好處。港台在空降的政務官傅小慧的領導下,仍然有如此表現,傅署任廣播處長值得一讚。

或說,既然傅小慧做得好,就不如由她正式出任港台領導一職?這個,不可。因為這套思維,就是回到舊時,包括認可封建世襲,但求天賜明君,有好人辦事就好。但應該先追求的,是好的制度。是鄧小平說的,有好的制度,壞人也做不了壞事。

香港人有感的是,港台這個花公帑的政府部門因為(竟然)堅持(什麼)編輯自主,讓北京中南海與香港下亞厘畢道心意相通,要拔這顆眼中釘而後快。朱培慶忽然去後,在香港三不像政治文化中,港台存亡這個議題變得尤其敏感,於是政府得公開(兼內部)招聘朱氏的繼任人。

政府開出的招聘條件,乃係要是本地人,「必須熟悉本地環境及社會情況」,「具有管理大型公營或私人機構的經驗」,「有能力領導一間本地的公營廣播機構」。

累贅的公文讀畢,以平白態度解讀之,就是申請人還該政治正確,做過公司CEO,有「能力」(夠「擦鞋」,抑或夠惡,或both?),不必廣播經驗,遑論傳媒背景、編輯修為。

廣播處長這個職銜名號,一直是三不像。廣播處長並不負責香港廣播事務,無線亞視有線等等電視電台他管不著,唯一監控的,是香港電台。監控的身份,是港台總編輯。

當上港台總編輯而沒有新聞理念、傳媒經驗,那是奇哉怪也的。尤其是在這個既非民主,卻也不屬專制的社會,奇奇怪怪地,這邊廂新聞自由充沛,那邊廂自我審查猖獗,牽涉許多利益,以及恐懼,要在其中辦好公營廣播,會見吃力。吃力之餘,任期只得那兩年半,不過是caretaker的角色。於是可以結論,不會有許多人樂意去趕這淌渾水。

九月七日,政府宣布公開招聘廣播處長之餘,說明「聘用人事顧問服務公司的工作預計可在二至三星期內完成」。個多月後,官僚程序完成,聘回的獵頭公司,卻又給發現與當初「殺台」報告的主事人之一有裙帶關連,就是連最基本的瓜田李下的嫌疑也不會避開,就是連讓人看得見的公正也做不到。

因為官府辦事,已慣性地三不像?

當親建制一派面對港台虎視眈眈、磨刀霍霍之際,肯定會去申請這個職位,一樣說「我會做好呢份工的」,是港台現任署理副廣播處長戴健文。以戴的資歷,論理解何謂公營廣播,就像眼陳方安生參加立法會補選,這朱培慶繼任人一職,環顧街外的甲乙丙丁(包括類似史泰祖醫生忽然親近權貴一派)後,捨戴其誰。還看戴健文見工的結果。

曾有建議道,把港台私有化就好,萬事皆休。但由誰買起港台?本市大亨看誰最出得起價、最多錢?歸根究柢,把港台變成另一個商業招牌,就失了公營廣播的「不受政治壓力干預、不向廣告壓力屈服」的理念。

馬克思說得對,傳統的新聞媒體,確是由大資本家壟斷的生意。但由馬克思帶出的極端,是(人民)政府做的一切都是為人民好,「報紙是人民的教科書」。

任何新聞學者或政治學者,一談傳媒與政治,都會說在專制社會,傳媒是替政府推行政策、鞏固人心、方便施政的工具;主題是,政府不會錯。而在民生社會,給視為維護公眾利益的,是新聞界,不是政府,因為政府會出錯,公眾有知情權。

在這個不民主卻也非專制的三不像社會,但見已有許多傳媒,在扮演專制政治下的角色。為什麼呢?來去不外兩字:利益。這些,不必是學者,只要是傳媒中人,有新聞經驗的人,都會熟悉。

政府放風減稅,一聽到個減字,利益鑿鑿,大家拍爛手掌,傳媒也是老闆,不會說這等於說愈賺得多的人交稅愈少,富的愈富,貧富懸殊益見嚴重,政府稅收減少以億計,社會福利更見奄奄一息。政府說,減稅是實踐曾蔭權的競選承諾。但曾蔭權的競選承諾,同時包括「全力推動香港社會就普選模式凝聚共識,盡快實行普選」。

曾蔭權有沒有做這個?沒有。南下的「護法」老早說:若香港能保證選出愛國愛港人士,明天就可普選。

「愛國愛港」,該也隱藏在招聘新廣播處長的條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