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港台工會 | 22nd Oct 2007 | 轉載 | (896 Reads)

本文原刊於2007年10月22日信報財經新聞 

正如因為幾乎從來不上理髮店,不知道恤髮是什麼一回事;因為對酒精敏感,滴酒不沾,早年曾惹來蔡瀾一句:「你肯定錯過人生一大樂事」,卻也因此不很知道醉酒駕駛是什麼一回事,只能憑空想像。

香港電台高層醉酒駕駛被捕,幸無傷及他人。這樣一個純以新聞角度看來平凡的故事─當然,車禍害人,影響一生,但那是教育議題─卻上了報紙頭版頭條。若就此批評本地傳媒煽情,也並不公平。高官是名人,名人在傳媒面前要為名氣、身份等付出代價。在新聞前面,肯定並非人人平等。

表面事實,是助理廣播署長張文新醉駕。內裏「真相」,是事故給掛上港台的存亡。或說,公務員一時出現個人問題,是否非拉扯上所屬整個部門不可?也不一定,若是社署、房署、什麼署的高官類似出事,那個震撼度肯定會比較低。香港電台不同,這個政府部門同時是個媒介招牌,有公正嚴明的聲譽,一直在辦公民教育。繼頭號人物朱培慶的「冶遊意外」後,一而再發生高層行為不檢,確是為人詬病。

港台問題,一直是個政治議題。都說,政治是觀感,Politics is perception。這次事故惹起的坊眾觀感,該就是港台怎麼run

確有上線上綱的味道。但因為港台從來擁攬新聞自由、編輯自主一類四字真言,一直有站在道德高地的形象,再次出事,即使不是「仇者」,都有要把將軍拉下馬、打破神話(iconoclastic)的欲望與快意。還望人民的眼睛終歸是雪亮的,看得出觀感與事實的不同,及事實與真相的分別。

卻真也諷刺,自從由政府委任、黃應士領導的一個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在年頭發表「殺港台」報告後,坊間五時三刻便出現一個港台運動,主要發起者是香港人權監察及記協,運動中人不住努力拼出「救亡」訊號。但令公眾更有興味的「反」訊息,卻是來自港台內部中人。

曾蔭權政府面對港台一番磨刀心思,姿勢卻一直好整以暇;溫水煮蛙,「慢慢來」。策略重點,本來就是要港台「自然死亡」。

公共廣播的基本定義,是運作不受政治及商業壓力。要求傳媒商人做到這個,難度甚高。但在西方社會,要做這個仍然做得到。

最近主持由浸大新聞系主辦的普立茲獎工作坊論壇系列其中的一個,聽來自美國的得獎人述說經驗:寫人情味故事、新聞與文學只是一線之隔,但報道事實,用字遣詞還該盡量平淡,不可喧賓奪主。對細節細心如髮之餘,更重要的,是要肯花時間。一篇報道,可以之前跟足被訪者一年半載。

而做偵查報道,需要的更不止是時間及鍥而不舍的精神,還有團隊合作,數個記者合寫;還有由老闆樂意提供的支援,包括額外請人輸入及分析數據。最終,自然是要一直得到老闆編輯的點頭認可。

聽得既羨且妒。要做到這個,在有「水門事件」拉總統下馬傳統的《華盛頓郵報》,固然不難。但回看香港眼下的新聞即食文化,各位傳媒大老闆的閃閃大紫荊勳章兼愛國銜頭,採訪要花如此時間、人力物力,聽起來就是難。也不是完全沒有,很少就是了。

其中一個,就是非商營的香港電台。港台至今是個政府部門,它批評政府,不論直接或間接,就給政府視為「吃裏扒外」,要殺台而後快。讓港台轉型成為真正的公共廣播,而不是讓政府自行裙帶妯娌地委任出港台的代替品,可望消弭政治壓力。但即使在官方黑手政治Smog瀰漫的同時,港台肯定已做到的,是報道大眾利益事宜,不怕少收廣告錢。

港台近月一代表作,是《鏗鏘集》述說牛奶有害的一輯;採訪過程由香港到北京,由美國專家到本地醫生至內地學人,還有孩童個案,畫面由幼兒園茶點至家居就寢時刻,說的不只是小兒敏感,更警告牛奶中的動物蛋白會增加患癌風險,包括前列腺癌。

試試想像,若是在商營字號做這個,何其「趕客」。有關的客,由X裝奶至嬰兒老人婦女奶粉。

大約八七年至今,我以客串身份出入港台二十年,耳聞目睹以人民的錢為人民服務,也就是公共廣播的公眾利益。香港的政治與傳媒,正處於極度畸形生態。因為沒有真正的政黨政治,本市的新聞資訊,達七至八成來自官方,政府可反過來指點傳媒,不聽話就「有料」都不給你「吹風吹水」。

這個還不夠,曾蔭權政府如今更明刀明槍,要以公帑自行招兵買馬,增設副局長及政治助理職位。可以想像,這些新的政治官僚坐享動輒起薪點十萬大元,日日跟記者放料吹風spin,會有更多的高官得閒撰文作時事評論員狀,霸佔報紙的評論版。

同樣令人憂慮的,是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在上述普立茲獎工作坊開幕禮致詞之際,情不自禁地一提本市「偷拍刑事化」、私隱法的爭議,卻不提香港未有民主政制在這方面的制衡。這是重提有關立法的先兆?

所以港台要下去。